专注于网盘资源、实用软件、电子书、文字和视频教程

《星星上的人》非PDF,epub版本百度网盘下载

资源君2022-03-30 21:01:59

在另一个世界,一切都如你所愿;在另一个世界,你甚至连斯科特·比恩这个名字都不曾耳闻。当然,不排除另一种可能,即你不仅听说过此人,甚至还订阅过他的通讯。但是他去你家附近图书馆演讲的那天晚上,也许碰巧艾莉丝因为呕吐从学校提前回了家;也许你正沉迷于脸书上的什么游戏;于是你想,没事,下次再去听吧。后来你在新闻上听到他的名字,感觉很熟悉,你摇头暗想“真是个疯子”。但你从来没有想过“那个人也可能是我”。因为你太了解你自己了。像那样的事情,你是绝对不可能参与的。如此一来,这故事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
营地位于新罕布什尔州。我们已经开车走了整整两天——当然,也不全在赶路。我们在一家旅馆过了夜,中途还多次停车吃饭,上厕所。不过,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。“走了整整两天”,这是一种说法而已。但现在我的心情异常复杂,说不准到底是嫌快还是嫌慢。

我家的车子是三排座的,我和蒂莉坐第二排——她的前面是爸爸,我的前面是妈妈——最后一排则堆满了箱子、袋子和其他乱七八糟的行李。看起来似乎挺多,实则不算什么。要知道我们可是举家搬迁,这点行李,都不好意思说是搬家。上个星期,蒂莉以为我们要租一辆友好卡车(1),结果激动得不要不要的。她甚至还上网查了价格,并把网站上的各种好评摘出来给爸妈看,可爸妈最终也没有点头。他们说,一切从简,不必要的东西一律不带。可我觉得这只是借口,既然想简单一点,又为什么要不辞辛苦地跑到新罕布什尔呢?留在首都不就得了?

动身之前蒂莉还跟我闹了一次别扭,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和好如初。这是我最喜欢她的一个地方,虽然经常发点小脾气,但每次都用不了多久便雨过天晴。好了,言归正传。蒂莉在车上几乎缠了爸妈一整天,求他们开车到昔日的老人山(2)那里看一看。对,昔日的。蒂莉对巨型石像——或借用她的叫法,“巨人”,因为它们不一定非得是雕塑——有种特别奇怪的兴趣,或说痴迷。就比如这座老人山,它并不是什么人工雕刻品。老人山曾是新罕布什尔州的一处著名景点,实际上它只是某座山顶一侧凸出来的一大块岩石罢了。只不过因为断岩参差不齐,从侧面看像极了一位老人的脸,老人山也就因此得名。蒂莉让我看过照片,而且这座老人山还被印在了新罕布什尔州的25美分硬币上,听起来蛮酷的,不过也仅此而已。后来有一天夜里,那个人脸崩塌了一块,碎石落在了下面的公路上。具体时间应该是2003年的5月3号,我记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天只比蒂莉的4岁生日晚一天。这不过是一个有趣的巧合,可她却表现得好像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神秘关联似的。

九年后的今天,我们来到了新罕布什尔。山还是那座山,可也只是一座普通的山。没有人脸,没有巨人。但蒂莉仍然想去看一看,顶不住她无休止的软磨硬泡,爸妈最终同意了。

于是我们在路边停了车。蒂莉跳下去走到栅栏前,仰望着山头上那片空荡荡的地方,凝神屏息,一脸五味杂陈的表情,仿佛望着什么圣迹。“真不敢相信,原本它就在那儿,现在居然没了。”她喃喃说道,“真遗憾,我再也见不到它的真正面貌了,就像同样见不到罗德岛太阳神巨像(3)和巴米扬大佛(4)。”她无比惆怅,我真担心她会捶胸顿足地痛哭起来。

我特别看不惯她这个样子,因为不是只有她想看这看那,我也有我的小心思啊。一路上我们看到许多地方的广告牌,有些似乎很好玩的样子:什么高山滑雪啦,维尔斯滩啦,还有个看起来像西部鬼镇一样的地方,在那儿你甚至可以把自己的头像印在通缉令上。可我们在哪里都没有停过车啊,每次都是嗖的一下就过去了。所以看着蒂莉没完没了地在那里抒情(“……霍桑还写过一部和它有关的小说呢,叫作《人面巨石》……”),我清了清嗓子,故意阴阳怪气地大声说:“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一块破石头嘛。”

我的目的达到了。蒂莉顿时勃然大怒(妈妈通常的说法更形象些,叫作瞬间从零破百,说她发起火来比跑车还快),冲上来就要打我。我急忙缩到妈妈身旁躲避,爸爸则一把抓住蒂莉的手。

“你们两个别闹了。”妈妈说,“快住手,蒂莉。记住,不管多么生气,你都不能打妹妹。艾莉丝,你也少说两句。这是蒂莉喜欢的地方。”

“浑蛋!贱人!”蒂莉恨恨地骂道。只是她的声音大部分都被挡在牙缝里面,所以爸妈便不再计较。

我也很生气,但我能控制。表面上偃旗息鼓,但脑子里却还在不依不饶地抱怨着:这算哪门子旅行?人得无聊到什么程度才会大老远跑到这里看已经不存在的风景?高速公路上到处都有“注意落石”的警示牌,那难道不是一样的东西吗?可我怎么没见有人专门停车去欣赏山石崩落之后的“遗迹”?偏偏老人山得到如此礼遇,我倒看不出它何奇之有。然而气消之后,我又禁不住内疚起来,深怪自己不该取笑蒂莉钟爱的东西。所以在去游客中心上厕所时,我特意跑到礼品店里给她买了一张明信片。

大约半小时后,我们驶进了一片森林,起码看起来像是森林。我不知道森林里居然也通公路,还以为只能看到远足的小径和野营的人。我说不准当时的感觉,是舒适惬意,还是毛骨悚然?总之不管从哪个窗户向外望,看到的只有密密麻麻的松树。我们犹如走进了童话世界般,只是开头的部分有点吓人,因为你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角色,就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孤独的一家四口。

蒂莉百无聊赖,嘴里开始小声哼唱起她自编的调子。我知道接下来准没好事儿,干脆扭头看着窗外,省得被她牵连。虽然她已经13岁,而我才11岁,但很多时候我倒像个姐姐。

“爸爸呀爸爸,快亮出你的小鸡鸡啊。”蒂莉轻轻唱道,而且故意把“小鸡鸡”三个字拉得百转千回。

“闭嘴,蒂莉。”爸爸一脸气愤又很无语的表情。在外人看来,他的反应似乎过于平静了。难道他不该勃然大怒,劈头盖脸地教训她一通吗?那是你有所不知,蒂莉嘴里经常会冒出些不着四六的话,我们早就习以为常。“别再唱了,要不然有你好看。”爸爸说。

有你好看,意味着禁言五分钟,就算别人叫也不能答应。爸爸妈妈只有在车上时才会使出这一招,因为他们没办法命令她回卧室,或者没收她的电脑、手机之类。在家时,没收电脑对蒂莉的震慑作用最大。可到了夏令营以后,他们该怎么办呢?夏令营里又没有电脑可没收。

“嘿。”我对她说。有时候,她只是需要转移一下注意力,“想不想玩‘不疼不疼就不疼’?”

她咧嘴一笑,探身过来在我胳膊上拧了一把。

“不疼不疼就不疼。”我说。我扭扭身体,把安全带撑得宽松些,随后抬手使劲弹了一下蒂莉的后脑勺。

“不疼不疼就不疼。”她也说。我们乐得哈哈大笑。

“够了。”妈妈在前排叫道。她特别讨厌我们玩这个游戏,“玩到最后,你们两个总有一个人会哭。”

“我们才不管。”我放肆地回答。这时蒂莉偷偷给了我一拳,我则抓住她的头发使劲往后一拉。我的手还没有收回,蒂莉已经喊着“不疼不疼就不疼”,并就近在我胳膊上抓了一把。她长长的指甲顿时在我的皮肤上留下几道白色的痕迹。

“不疼不疼就不疼。”我揉着火辣辣的胳膊,硬着头皮说。有时候想想,这弱智游戏应该叫“自作自受”。

“我不想玩了。”我说。

“你瞧,妈妈。”蒂莉高兴地说,“谁都没哭。”

妈妈没有理会。

车里难得安静了一会儿。我们已经快到了,而我心里却不由得恐慌起来。和谐夏令营,我们的目的地,听起来并不像个令人神往的地方。营地的主人名叫斯科特·比恩,是我爸妈的朋友。过去他经常举办些子女教育方面的讨论会,妈妈和他就是在那类活动中认识的。后来妈妈开始给他做帮手,替他制作网站、发传单资料等。

现在妈妈又帮他创办了这座和谐夏令营。这不是那种常见的可以把小孩子送进去玩几周的夏令营,或者说白了,它更像“家庭营”。因为参与者必须以家庭为单位,一家人在这里共同生活一周时间,学习如何更好地相处。但那不是我们来此的目的。我们和其他两个家庭到这里来,是要帮助斯科特·比恩管理营地的,而且在夏天结束之后我们也不会回家,尽管这一点爸爸妈妈一直瞒着我们绝口不提。

“我要撒尿。”蒂莉突然说,“快憋不住了。”

刚才看那破石头的时候怎么不尿?我暗想。

妈妈叹了口气,“我们再有十到十五分钟就到了。能再憋一会儿吗?”

“不能。”蒂莉说,“我说了,已经快憋不住了。”

爸爸看了眼妈妈,“要停车吗?”

“看来得停一下。”妈妈说,“记得我包里还有些纸巾。”

爸爸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。我没有尿,就算有,我也会憋着。我才不要在这树林里头蹲在满地的松针上撒尿。

“好了。”妈妈说着打开车门,“跟我来吧。”

“和你一起?”蒂莉不满地说,“对不起,妈妈,我可不是拉拉。”

我甚至不明白拉拉是什么意思,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可以用在这里的词。

“够了。”爸爸气愤地说,可蒂莉已经关上了车门。

我看着她们朝树林深处走去。蒂莉最近长高了许多。13岁生日一过,她就像坐了火箭似的噌噌噌地往上蹿,如今竟比妈妈还要高些了。不过从后面看仍能分得清谁是大人,谁是孩子,因为蒂莉走起路来简直姿态万千,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不说,还老是低着头,根本不看自己要往哪里走。我觉得我比蒂莉要漂亮些,不过,这部分是因为她从来不梳头,再就是因为吃药,她变得有些肥胖。

车里静悄悄的,但爸爸很快打破了沉默,“宝贝儿,你怎么样?”

我耸耸肩,“还不错吧。”

“紧张吗?”

“有一点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你也紧张?”我奇怪地问。我不知道自己的惊讶从何而来,但爸爸的话确实让我大感意外,“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来啊?”

他转过身,给了我一个“要我说多少遍”的眼神。是啊,我们已经说过几百遍了。随后他说:“紧张并不是坏事。它只代表我们在尝试新的东西。”

我不想再继续聊这个话题,便故意用一种特别伤感的语气说:“我好怀念汽车旅馆。”我知道这能把他逗笑。结果正如我所料,我也微微笑了笑。

爸爸妈妈对昨天夜里我们入住的汽车旅馆意见很大,因为他们在淋浴间里发现了一根头发,而早餐又只是塑料包装的小松糕。但我和蒂莉却喜欢的不得了。昨天夜里,我们兴奋得差点疯掉。我们从这张床跳到那张床,抢着按电视遥控器。房间里有快餐店留下的宣传单,晚饭时爸爸妈妈就让我们打电话订比萨,可他们谁都没有提醒我们,这顿之后我们将有很长一段时间吃不到比萨。

然而今天早上,我们两个却没那么多话。得知即将离开旅馆时——妈妈正在浴室洗澡,爸爸在收拾行李,并仔细搜寻房间,确保不落下任何东西。我们肩并肩躺在同一张床上,打开了电视机。这一次我们没有为了看哪个频道而争得不可开交,屏幕上出现第一个儿童节目时,我们便放下了遥控器。电视里播出的是《蓝色斑点狗》(5),对我们来说那是一档幼稚的低龄儿童电视节目,但我并没有觉得它无聊,反倒有种怀旧的味道。以前我们也经常看《蓝色斑点狗》,就在我们位于华盛顿的家里,可惜现在爸爸妈妈要把房子卖掉了。我们姐妹俩谁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。是啊,从前的日子多惬意啊,我想用安稳来形容才最合适吧。好像你永远都不需要担心什么会改变。我记得有段时间,我以为蓝色斑点狗的小脚印就是所有线索的通用符号,我甚至还一厢情愿地想象,假如世界上到处都是那样的小脚印等着你去搜寻,会是怎样的情景呢?

在旅馆房间里看的那一集,史蒂夫和蓝色斑点狗要解开的谜是:“蓝色斑点狗想修建什么?”

“没见过这么低级的谜。”蒂莉评论说,我们两个都笑了。可我们仍然安安静静地看了下去。爸爸妈妈也没有要求我们关掉电视,直到蓝色斑点狗和乔找到解开谜团所需要的全部线索。

 

到达和谐营时已经差不多下午4点。营地门口的牌子上写着“温馨客栈”几个字,我猜那大概是这里的前身吧,也许斯科特买下这里之前就叫这个名字了。蒂莉吓坏了,以为我们迷了路,但随后看到斯科特向车子走来,便知道是这里没错了。

斯科特是个大高个儿,比我爸爸还要高些,白皮肤,红头发。我想他应该是个很不错的人吧。在华盛顿时,我们见过不少次面,他总能想到各种新奇的游戏陪我们玩。可他自己并没有孩子,所以我有点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向他请教养育子女的问题。

爸爸停下车,耳边突然清静了下来。斯科特走到副驾一侧,为妈妈拉开车门,并伸手护住妈妈的头,免得她撞上门框。

“欢迎你们全家的到来。”他咧嘴笑着说。

“嘿。”我礼貌地打了个招呼。但蒂莉仿佛已经受够了,嘟囔了一句,“终于可以下车了。”

“我们是最先到的吗?”妈妈问。

“没错。”斯科特后退一步,为妈妈让出路,“鲁芬一家明天才到,高夫一家倒是早该到的,不过里克发短信说,他们的车在康涅狄格抛锚了,所以会晚点到。”

我们其他三人这时也下了车,一个个伸伸懒腰,新奇地东瞧西望。我们站在一条用灰色鹅卵石铺就的环形车道上,身后是一排粉刷成不同颜色的小房子,前面是一大片草地,其间坐落着两三栋建筑,一条小径直通湖边。景色还不错,我心里想,就是感觉有点冷清。

我以为蒂莉下车后一定会大大地惊叹一番。但是……“就这?”她不敢相信地问道,“我们真打算在这里住下去?”

斯科特拥抱完妈妈,又和爸爸握了手,随后才在我和蒂莉之间蹲下,并张开双臂,一边一个搂住我们。

“你们好啊,姑娘们。”他压低了声音说。也许他故意装作和我们说悄悄话的样子,但我怀疑爸爸和妈妈都能听到,“欢迎你们。我很高兴你们能来。我知道,在这里你们的生活会发生很大的变化,很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才能适应,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:我们会一直陪着你们。”

说完,他看看我,又看看蒂莉,仿佛在等着我们回应。我微微点头,又耸了耸肩。但蒂莉挣脱了他的胳膊,开始一边转圈,一边用手飞快拍打自己的脸。她平时抓狂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。

“不。”她气愤地喊了一声,走到妈妈跟前,双手抓住妈妈的肩膀。我看得出来她很用力,因为妈妈的肩头微微下沉了一点,“我不要住在这里。带我回家。”

妈妈不说话,只是慢慢地抽身出来。“哪一间是我们的?”她望着那排五颜六色的小屋问斯科特。

“哪一间都不是。”斯科特回答,“那些是客房,专给客人们住的。走吧,我带你们去看看咱们的宿舍。”

我们跟着他走上一条窄窄的土路,绕过那排玩具屋一样的小房子,重新走进了树林。蒂莉还在拍着脸颊,但她没有再说什么,老老实实地跟着。走了一段路后,又一片房子便映入了眼帘。它们与我们刚刚见到的房子大小样式都一样,只是没那么可爱,而且看上去更加冷清萧条。房子一水儿刷成了暗绿色,几乎与林子融为一体。

“你们一家住5号。”斯科特指着排头的那栋小房子说。我看了一眼,心里想笑。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那房子居然还有个可爱的小门廊,廊下摆着两张帆布椅。一扇白色的小门不偏不倚开在中间。我发誓,这房子还没有我们学校的攀登架高大。

“太棒了。”妈妈说,“需要钥匙吗?”

“不需要。”斯科特说,“所有的房子都没有锁。咱们这里是个门户开放的小社区。”

 

隐藏的下载地址或提取码

微信二维码
本页资源下载绝不收费,输入验证码后查看(防止机器采集被和谐)
验证码:
请关注“程序员老王的世界观”公众号,获取验证码。 【注】在微信里搜索“程序员老王的世界观”或者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。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 资源君 发表,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!如对内容有疑问,请联系我。
  • 声明:以上内容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;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。本站内容来自网络收集整理或网友投稿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设备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,请支持正版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,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。敬请谅解!

不可思议网络资源网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站点地图| 关于我|本站发布的内容仅为个人学习试用,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,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。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